位于河西黄河路口的席殊书屋
2018-08-18 09:17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一天亏损上千元成常态

然而,这样兴盛的局面,在近3年来被打破了。因为网络购书和电子阅读的兴起,书屋的销售额逐年下滑,近3年,更是以每年20%比例下降。“现在我都不愿提起那些销售数字了。”熊二龙说,以今年4月份为例,10天里有9天处于亏损状态,一天亏损上千元成为常态,而该月销售最好的一天,毛利徘徊在30元左右。

民营书店普遍遭遇困难

想了很多办法试图留下书店,但最终被现实打败

11年前,这家20平方米的书屋开张,只做文学社科类正版书籍,一时间广受书友好评。“席殊”这个名字,也渐渐成为株洲书友心中“高品位、高质量、高水准”的代名词,不少书友都慕名前来。熊二龙记得,书卖得好的那几年,每年的毛利就有2—3万。

石峰区的读者书屋,专做二手书。2010年年底,老板宋林云把10多平米的旧书屋扩展为60多平米,目前,虽然书屋每个月的利润只有三四千元,但还能勉强支撑老板一家三口的生活。

荷塘区的五彩文书社,也把书屋的一角开辟出来,售卖玩具和文具,以维持书屋的正常运营。

“你来书屋采访的这段时间,没看到其他人进来吧。”周三晚,熊二龙坐在书屋里,翻着一本书,语气中略带无奈。

据本报前段时间的报道,除开席殊书屋外,株洲有名的民营书屋还有天元区的博雅书屋、荷塘区的五彩文书社、石峰区的读者书屋。

【相关新闻】

这个曾经在2009年第三届“读书月”里,被评为株洲“最佳学术书屋”的书屋,却在4年后新一届读书月即将来临时,开始兼卖新疆特产。熊二龙说,这是他想到维持书屋运营的最好方法,如果仍难以为继,他只能放弃这家书屋。

株洲晚报11月1日讯(记者王娜 实习生曹稳)位于河西黄河路口的席殊书屋开始卖特产了,这一变化在一些读书人中再度引起波澜。自今年6月初贴出“门面转让”告示后,席殊书屋就一直风波不断,转让,改行、兼营其他商品……如何将书屋维持下去,老板熊二龙一直在挣扎。

他说,据他了解,在国外有些城市,政府对书店的经营会有特殊的政策照顾,如免税等。“真希望我们株洲,也能在国内做这样的先行者,为城市多留几个‘灵魂的休憩地’。”

其实,熊二龙已经收了他人的转租定金,这家书屋终将消失的结局,似乎已经注定。

“我比较喜欢看书,估计每年买书要花五六千元。”邹枫坦言,现在书屋兼卖其他商品,他有些失望。“在这里买书、读书已经没有以前的那种氛围。”

吕韶华是席殊书屋的忠实读者,她所住的地方,就在席殊书屋附近。她说,书屋里的氛围是她中意于此的原因,特别是纯文学的东西最能吸引她的目光,放松时看看小说也是不错的选择。只要喜欢的作家一出新书,吕韶华就会去书屋买书,这已经成了她的一种习惯。这几年,吕韶华在书屋已经买了100多本书了。“这么多年下来,席殊就像我的家一样亲切,如果它真的关门了,我会舍不得。”

无奈之下,熊二龙决定兼做零食和特产,而目前的书籍将归何处,他还没有想好。“毕竟有这么多年,关了终究舍不得,但这就是民营书屋的现状,我们无能为力。”

“其实,书店对城市的意义,不能简单地看成一个小企业。一个好的书店能聚集起一群读书人,对城市的阅读品味、文化氛围都有影响。而多一些有特色的书店,城市必然就多一些味道。”谭先生在天元区一家事业单位上班,平时喜欢买书、看书,眼看株洲城区仅有的几所书店也纷纷遭遇危机,不免有些感伤。

市民建议对书店“免税”

前段时间,熊二龙的一位好友托他进二十几本书籍,被他婉拒了。“我让他去网上买,因为我也赚不了多少钱。”

“其实,这段时间我也想过很多种方法,试图把书屋留下来。”最初,熊二龙想把书屋改为多元化经营,做成书吧模式,但他细算了一番,运营成本、人员等投入,至少要10万。“投入这么多,又不能保证能收回来,风险太大,只能放弃了。”

【原文链接】曾经的“最佳学术书屋”却开始兼卖新疆特产

“我还是舍不得这个书屋,想换个经营模式。”在收了转租定金后,熊二龙将书屋的一面书架开辟出来,卖起了新疆特产,以维持书屋的正常运营。这种经营模式,熊二龙并不太情愿,但迫于经营压力,这是他想到的最好方法。

位于河西黄河路口的席殊书屋,曾被评为株洲“最佳学术书屋”

但3年前不是这样的。那个时候的晚上,书屋里聚满了人。“夜晚的销售额是全天的一半,多的时候有20多个人。”熊二龙说,没想到3年后,书屋空空如也。他说,这是他经营书屋11年来,最难熬的一年。

[next]

读者谈书店:“这里曾像家一样亲切”

“先维持经营,因为店面一开门,有些支出就开始计算了。”熊二龙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因为店面的地段较好,每个月的租金连年看涨,从最初的1200元涨到了现在的3000元。此外,店面请了伙计需要支付工资,再加上水电、进购货品、税务等开销,每个月都要花上好几千元。“现在,已经超过了我们的负荷限度。”

惨淡的销售量,将书屋推向无法保本的境地。今年6月初,因为门面即将到期,不打算续租的熊二龙,在店外张贴了一张“门面转让”的告示。而不久前,他与一位有意向的商户约谈,并收了转租定金。

“电子书越来越多,实体书屋单独经营会很困难。”邹枫是个媒体人,在席殊书屋买书有近10年了。邹枫和老板很熟,在网上看到有什么书出版了,就会跟老板打声招呼,一两天后,就能在书屋看到了。

民营书店纷纷“遇难”,引发城市里不少爱书人士的关注。

这是他经营书屋11年来最难熬的一年

位于天元区的博雅书屋,营业面积一度达到六七十平方米,如今书屋四分之三的面积已改卖甜品,剩下四分之一则专卖杂志、动漫刊物等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maxsoft.com.cn同步报码 ,六和心水,l六和彩聊天室,六和彩生肖图版权所有